荆中网 > 军事 > 樊锦诗的三次抉择:“不想再回来了”,却被留下半个世纪

樊锦诗的三次抉择:“不想再回来了”,却被留下半个世纪

2019-11-01 07:19:54

3666人阅读

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范进士(信息地图)

央视新闻:1938年7月9日,范进士出生在北平。不久,她的家人搬到南方谋生,在上海度过了童年和青年时代。由于体质虚弱,范进士最初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那时,她可能从未想过自己将来会与千里之外的敦煌有不解之缘,并在旅途中度过近60年。

与敦煌绑在一起

1962年是范进士大学生命的最后一个学年。根据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的实践,毕业班学生可以选择洛阳、山西、敦煌等文化遗址参加毕业实习。因为当他年轻的时候,他对敦煌有一个美好的幻想。他认为他可以利用毕业实习的机会去看看,这可以实现他的愿望。于是范进士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敦煌,和其他三个学生一起去了甘肃。

在去敦煌的路上,范进士一直想象着莫高窟能到达。莫高窟不仅装饰精美,而且还有数万平方米的壁画。这是一个辉煌的艺术殿堂,敦煌文物研究所也应该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非常宏伟的地方。

下车时,她完全目瞪口呆: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都面黄肌瘦,都穿着刷白的干部制服;当地食物短缺,许多人只能吃草籽。敦煌的水是碱性的,所以可以用来洗头。洗过之后,头发会变粘。除了生活条件艰苦之外,范进士还患有严重的习服症,几乎每天晚上失眠,并且经常在三四点钟醒来。对于这个在上海长大并在北京学习的女孩来说,那里的生活条件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艰辛。

然而,一旦进入石窟,范进士就被吸引住了。

整整一个星期,负责解释的石魏翔带着这些来自北京大学的年轻学生从远处爬上被堆积的沙子掩埋的悬崖。他一个接一个地看着洞穴。从伏羲和女娲到莱克丝和天妃,范进士仿佛置身于一座美丽的寺庙,全身沉浸在壁画和雕塑艺术中,服饰飘动,光影纵横交错。他看着洞穴四面墙上的彩色壁画,甚至感觉不到寒冷从地层中蔓延开来。

最后,由于无法适应敦煌的天气,范进士被迫提前离开敦煌,在为期三个月的实习结束前,带着收集到的资料回到上海。然而,敦煌石窟的壁画和雕像在她心中留下了一颗种子,她没有完成全部工作的遗憾也促成了她后来对敦煌的访问。

再去敦煌

1963年,范进士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学专业。当时,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分配到敦煌。毕竟,在敦煌实习期间,她变得非常不听话。怎么能允许她去敦煌?只有在分配会议之后,她才知道整个分配计划的宣布已经被推迟了两三天,她和另一个同学去了敦煌。

当时,敦煌急需考古人才。这位领导人告诉范进士,“北京大学将来会有毕业生,三四年后你就会被替换。”范进士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拿到真经回来。他不能半途而废。得知女儿的决定后,范进士的父亲只对她说了一句话:“既然是他的选择,那就好好干。”

范进士工作网站

经过三天三夜的火车和130多公里的公交车,范进士终于来到了莫高窟。当她到达敦煌文物研究所时,她已经双腿麻木,眼睛发晕,几乎摇摇晃晃地下了车。当她最终踏上莫高窟时,她所想的只有一件事:进入洞穴!进洞后,我在练习的时候感觉回来了。我只在画册里看过的壁画现在就在眼前,一幅幅画着散落的天上的女儿和优雅的飞天。范进士激动得忘记了自己在大西北,离北京有几千英里远。

下班后,范进士特别喜欢黄昏爬三维山,因为从山上可以看到整个莫高窟。洞穴密如数百双眼睛,充满神秘和沧桑。甚至敦煌的日子也不同于北京的日子。蓝色更纯净、更宽、更强。

武汉还是敦煌?

1967年,范进士与男友彭张金结婚,但由于工作关系,他们分居了很长时间。随着这两个孩子的出生和长大,范进士越来越觉得他必须想办法解决分居的问题。一些人给了她建议:如果她半年不去公司工作,即使她离开了公司并自动离开了公司,她也可以离开公司。于是范进士主动在武汉住了半年,全心全意地照顾父子的生活。

范进士和她的丈夫彭张金

与敦煌相比,武汉的生活条件可以说是太好了。然而,范进士经常失眠。潜意识里,他总是想着敦煌。他越压抑自己对莫高窟的思考,壁画就越在他面前挥之不去,无法移除。一天晚上,当她的丈夫和孩子都睡着了,她睡不着。她起身翻过这本书,却发现她还拿着一本关于敦煌石窟研究的书。

尽管范进士和彭张金一直在争取转学,但甘肃省和武汉大学的两个组织都决心不放人,而是互相依赖,互相让步。1986年,甘肃省委组织部和宣传部甚至派了一名干部到武汉大学校长那里讨论他们的调任事宜。武汉大学最终给了这对夫妇这个决定。彭张金明白范进士不可能把石窟放在他心里。"我们中有一个人必须搬走,所以让我走."他毅然离开自己创办的武汉大学考古学专业,选择去敦煌学习佛教考古学,结束了两者长达19年的分离。

范进士后来常说,“我们的丈夫是个好人,拿着灯笼是找不到的”。没有他的帮助,就不会有后来的范进士,她也不可能坚持敦煌或致力于敦煌工作。他们用爱和生命实现了他们最初的誓言:认识韦明湖,爱罗家山,守护莫高窟。

范进士今年81岁。她说她年轻时是个内向沉默的人,不会在舞台上说话。如今,在许多事情的压力下,我变得非常焦虑,说话直截了当。尽管有人说她“苛刻”和“不人道”,但她坚持要在10年内与工作人员一起拍摄近3000张石窟档案照片,以完成敦煌石窟的科学记录。在线“数字敦煌”数据库使敦煌艺术走出石窟...她还被授予“文物保护杰出贡献者”国家荣誉称号。

范进士说,他只希望有一天离开敦煌时,每个人都会说:“这位老太太为敦煌做了一些实际工作。”

© Copyright 2018-2019 geduanbao.com 荆中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